正文 第23章 《锦瑟和鸣曲》

书改网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神仙也有孽缘正文 第23章 《锦瑟和鸣曲》
(书改网https://www.shugai.com)    仙女们曼妙的舞姿看的在座神仙们如痴如醉,搭配悦耳的乐曲只让人觉得荡气回肠。

    萧云起的注意力一直都在玉鸢身上,就在他琢磨着玉鸢怎么会混迹在仙娥之中时,就见她飞身而起,手中一把长剑,竟直直向着君临的眉心刺去。

    君临则像是浑然不觉,自顾自给自己到了一杯酒,端起酒杯正准备喝,眼角余光瞥见一道剑芒距离酒杯只有三寸的距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不知谁泼出了一杯酒,酒水化作一道水幕,将玉鸢护在其中,隔绝了剑气与杀机,水幕逐渐化作了一团水球,裹带着玉鸢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玉鸢退到了一众仙娥中间,水球这才破裂,化作片片水花滴落到云间,同时,乐声止住,舞也停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看清了玉鸢的面容,君临徒然蹙眉。

    玉鸢连忙低头,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啊,舞的不错。”就在此时,一道颇为沧桑的声音响起,众人寻声看去,只见一个瘦骨如柴的老头正举着一个枯黄的酒葫芦笑眯眯的点头。

    很快,大家就认出了这老头的身份,不正是神出鬼没的张天师?没想到今天居然也来了,想必是不请自来,张天师素来如此,大家也都习惯了,每逢哪里有酒宴之类的,他都会去蹭酒,顺便凑个热闹。

    “东澜,这个仙娥……”君临的目光再次落在了玉鸢身上,责问之意明显。

    “这个仙娥舞的好,值得夸奖,我说小君临啊,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?”张天师笑嘻嘻的问道,也只有他才敢这么称呼君临。

    不等君临开口,就听玄都大出言,“本座想来,苍语也肯定是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要说这个玄都大帝,平日里惜字如金,唯独在讽刺君临的时候话才会多起来,要说这个玄都大帝哪里都好,就是思想有些古板,一直看不惯君临一介女流当天帝,因此对其成见颇深,这也是两人势如水火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既然她的舞艺如此高超,东澜,那你就割爱,把她赏赐给本座吧,若是本座闷了,还能让她跳支舞解闷。”君临凝神看着玉鸢,在座的心里都明白,依君临杀伐决断的性格,索要这个仙娥,肯定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的!

    毕竟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这个仙娥是有要杀君临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苍语大帝,你这就不对了。”萧云起忽然站起身,“实不相瞒,我这徒弟老大不小的了,正看中了这位仙子,东澜大帝才把她给带出来的,你这一下子把人给要走了,岂不是棒打鸳鸯?让她失去了成为东澜大帝外甥媳妇的机会?君子成人之美,东澜大帝这爱可割不得,若苍语大帝非要如此,未免有些强人所难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什么时候看中她了?”呆鹅楞楞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萧云起转头瞪眼,小声警告。

    “我真没有……”偏偏这个呆鹅是个不识趣儿的,语气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这个玉鸢毕竟与萧云起青梅竹马,又是九万年后存活下来的还记得自己的人,萧云起自然不忍心看到玉鸢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东澜大帝很快就明白过来时怎么一回事儿,连忙打圆场,“对啊,就是,苍语啊,你就别为难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便罢了。”君临扫了一眼萧云起,神色莫测。

    气氛出奇的沉默,诸位神仙面面相觑,大帝们没有说话,在座的诸位都是大气儿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仙娥和乐仙退了下去,大殿内再无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秦浩天忽然开口打破沉默,“东澜大帝,我近日听说了一些趣事,不如给你的生辰祝祝兴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哦?是何趣事啊?”东澜大帝听得无比认真,难得正经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秦浩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和秦浩天对视了一眼后,萧云起忽然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本少尊也是最近才听闻,您的外甥拜了这个清悦阁阁主为师,想必名师出高徒,这个清悦阁阁主应该是个神通广大之辈,不如,就让他给各位表演一番才艺,以助雅兴。”秦浩天一番话出口,顿时,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萧云起师徒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东澜大帝一脸为难之色看着萧云起,随后笑道,“今日是个大喜的日子,来者是客,更何况这位柳大兄弟还是我府上的贵客,表演就算了吧,大家吃好喝好就行。”

    东澜大帝一番话堵了回去,让萧云起当众表演?那和耍猴有什么区别?这个秦浩天就是有意为难。

    “不看也罢,想必是庸才一个,也不值得我等提及。”荆棘脸上挂着阴笑,他的话无疑是一个导火索,要是今天萧云起不显露一手的话,一定会给在座的神仙们留下一个庸才之名。

    “正好今日大家都有雅兴,未免大家扫兴,那柳某便来献丑了。”萧云起刚坐下又站了起来,他不是中了对方的激将法,而是觉得自己气势不能输,他又不是没有本事,也无惧在众人面前显露。

    萧云起走到了大殿中央,看了一眼东澜大帝,“东澜大帝,可否有琴?”

    “老夫一个粗人,哪里会有这种东西,刚刚几个乐仙的琴都是人家自带的。”东澜大帝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本座正好随身携带了一把竖琴,便借与你吧。”玄都大帝忽然开口,长袖一拂过,一把竖琴便飞入萧云起手中。

    萧云起打量了一下乳白色的琴身,琴是好琴,琴弦居然是用极为稀缺的雪域蚕丝做的,琴身则为万年暖白玉,心下不由暗叹,不愧是东澜大帝,好大的手笔!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撩拨了两下琴弦,发出了刺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秦浩天听到这刺耳之音,顿时神色不耐道:“这什么和什么啊?柳亦然,你到底会不会弹琴啊?不会就别出来丢人了,让人笑掉大牙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这叫调音,若我猜的不错,玄都大帝这琴已经许久未用,虽经常擦拭,但也失去了原有的乐感,需要来调试才行。”萧云起瞟了一眼玄都大帝,心中暗暗猜测,这琴应该不是玄都大帝的,应该是他重要的人所赠,所以才会随身携带并精心擦拭,弄得琴身都快出包浆了。

    玄都大帝闻言,点了点头,“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萧云起撩拨了半天,在场的神仙只感觉一阵头大。

    “柳亦然,你还能不能弹了!”荆棘觉得受不了,捂住耳朵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别急嘛,这就来了,我想想啊,弹什么好呢?”萧云起像是陷入了思索,很快,他眼前一亮,“就这个吧。”

    丝丝缕缕细腻的琴音入耳,很平淡,秦浩天不由冷笑,就这点儿本事也好意思出来炫耀,他随便一弹,也能达到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渐渐地,琴音有了抑扬顿挫,跌宕起伏,仿佛拽住人的情绪,经历了一场生死轮回。

    在场的神仙仿佛看到了两只彩凤抵死缠绵,起初是明媚美好,结局是生死离别,先是甜蜜,让人沉浸其中,后又开始虐心,仿佛在往心上插着一把又一把的刀子,带着几乎近乎狂野的魔力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玄都大帝失声道,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锦瑟和鸣曲。”君临念出了五个字,锦瑟和鸣曲,可以说是九重天上一个近乎失传的名曲,后来被列为了禁曲。

    原本这个曲子的原身,是两只彩凤相爱,后来其中一只死了,另外一只守着死的那只,飞到了累死,天上的一个诗神便将这个故事谱写进了曲子里。

    这曲子并非什么邪曲,只是太难学习,对天赋的要求极高,它像是带有特殊的魔力,弹的过程中,只要出一点点差错,就会使手指溃烂,除非一次性学会,否则永远没机会再沾染,可见其学习要求有多么苛刻,因此,能够弹奏这首曲子的人,犹如凤毛麟角一般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如今流落出来的曲谱很多都是残篇,所以被列为九重天第一禁曲,没想到今时今日,居然还有人能够弹奏出来。

    “啥?锦瑟和鸣曲?”东澜大帝瞪大了眼睛,就连他这种不懂音乐的大老粗,都知晓这个曲子有多邪乎。

    君临默默注视着弹琴的萧云起,恍然间忆起了九万年前的那个明媚少年,他也曾奏过此曲,惊艳四座,若是他还活着……

    可惜……这世上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萧云起完全没有注意到大家的反应,反而全身心投入到了弹琴之中,这曲子是他的最爱,他并不知道九万年后,曾经风靡一时的曲子居然会变成禁曲。

    只是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这个旋律,让他不自觉的弹了出来,得知是那首《锦瑟和鸣曲》之后,大家先是一阵唏嘘,然后又渐渐安静下来,这首曲子就像是拥有某种安抚人心的力量一般。

    直到一曲终了,有的神仙没忍住,用长长的袖摆擦了一把眼睑上的的眼泪痕。

    “多谢玄都大帝借琴。”萧云起说着,一拂手,竖琴便向着玄都大帝飞去,玄都大帝长袖一拂,竖琴便消失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萧云起这才观察起众位神仙来,只见他们一个个哭哭啼啼,像是仍旧沉浸在情绪当中。

    当目光落在君临脸上之时,萧云起愣住了,只见她的眼里像是氤氲了一层水雾,像是随时都能化作实质,流落而出。
未完待续,继续阅读下载:悠空网APP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神仙也有孽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神仙也有孽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神仙也有孽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