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9章 如梦初醒

书改网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神仙也有孽缘正文 第19章 如梦初醒
(书改网https://www.shugai.com)    “帝尊,醒醒。”眼前的景象由模糊转为清晰,眼前的人影也逐渐清明起来。

    “呆鹅,你干嘛呀?”萧云起揉了揉眼睛,发现自己正身处一处偌大的行宫,浮云缭绕,身上原本的粗布白衣也变成了上好的雪纺料子,层层叠叠,温软舒适。

    “帝尊,你总算是醒了,诸神都在等着您上朝议事呢。”呆鹅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上朝议事?我说呆鹅,你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?”萧云起摇了摇头,从床榻上坐起身。

    立刻有两个面容姣好的仙娥过来,一个给萧云起披上了一件白色毛领披风,另外一个取过床边的一双云靴就要伺候他穿鞋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来。”萧云起尴尬的笑着,从仙娥手中接过了云靴,蹬在脚上。

    这时,一阵爽朗的大笑从云殿外传来,声音有些熟悉,是东澜大帝,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身暗红色长袍,面色冰冷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走过来的时候都是恭恭敬敬的给萧云起行礼。

    “见过帝尊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东澜,你这么客气作什么。”萧云起有些不好意思的扶住东澜大帝,“这礼我可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您可别谦虚,现在是九重天的帝尊,整个六界都在您手中,我一个大帝之礼,您自然是受得起的。”东澜大帝说话的时候,明显收敛了许多,可是东北的腔调还是有些难改,显然是刻意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居然改称呼用您,让萧云起一下子有些不习惯,他很快就捕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,“你是说,现在的九重天,还有六界,是我在统治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东澜大帝说着,还瞟了一眼紫衣人,“你说是吧?玄都?”

    没想到那红衣年轻人居然是玄都大帝,萧云起有些惊讶,却见玄都大帝没有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说东澜老哥,你就别开玩笑了。”萧云起摇摇头,感觉这一切有些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我这哪里敢和您开玩笑啊,现在的六界,在您的统御之下,自然是今非昔比。”东澜大帝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苍语大帝呢?”萧云起忽然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现在哪里还有什么苍语大帝,帝尊您是睡糊涂了吗?”东澜大帝摇了摇头,脸上的神情有些飘忽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君临,她去了哪里?”萧云起问道。

    “帝尊,君临不是在九万年前就被杀死了么?您不记得了?可是您亲手杀死了她,丢尽了极地深渊,大仇得报啊。”东澜大帝用纯正的东北口音说道。

    是我杀了君临?还把她给丢进了极地深渊?萧云起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,“那我所经历的又算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帝尊,前尘归前尘,梦境皆梦境,您要分的清楚些。”玄都大帝忽然说道,冰冷的声音给人几分不近人情的感觉。

    难道,之前所经历的一切,都是梦境吗?现实是他已经杀了君临,还把她扔到了极地深渊?萧云起只感觉一阵眩晕和头痛。

    他杀了君临,为什么一点印象没有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云起消失在云宫内。

    “帝尊。”呆鹅,东澜,玄都三人异口同声,面面相觑,似乎是不了解萧云起为何消失,又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幽冥涧,极地深渊。

    萧云起一身白衣,三千青丝被发冠束起,俊美绝伦,一双漆黑的瞳孔定定望着极地深渊,入目的,是一片虚无和黑暗,他看不穿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色化作一片片雪花破碎,回忆一点点来袭,仍旧是极地深渊。

    君临满脸是血,手上也染着血迹,用手抓紧了深渊的绝壁处,用略微嘶哑的嗓音说道,“萧云起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没错,是萧云起,她喊的是他的名字,不是柳亦然,这个名字的主人,在另外一副躯壳里的灵魂,身形一僵。

    “救我……”君临继续说道,眼中似乎流出了泪水,与血水混合着,看上去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君临的手,在向前伸,眼看就要抓住他的靴子,萧云起神色木然,只感觉双脚像灌了铅,只能一动不动的呆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救我……”君临又说了一句,她的手指刚好触碰到了他的鞋间,原本一尘不染的云靴,沾染上了一点血迹,像是盛开在白雪中的红梅,娇艳欲滴,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眼前的画面太过惊悚,以至于萧云起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君临像是扛不住了,失去了最后一点挣扎的力气,直直向着身后的万丈深渊栽去。

    萧云起的瞳孔之中,映射出了君临濒临绝望的面孔,一点点后退,他下意识的想要伸出手,却只抓住了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轰——的一声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炸裂开来,萧云起几乎是下意识向着深渊迈步,就在他掉进深渊的那一刻,有一个人抓住了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那人一身黑衣,面容邪魅,冲着他笑道,“你做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萧云起下意识的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勾勾唇角,一字一句说道,“容衍。”

    萧云起只感觉心下一沉,握住他手的那只手松动了,他,彻底跌入到了极地深渊之中……

    人间,四月天。

    一处茅草屋内,一个面容清俊的男子扶着一个瞎眼的老太婆落座。

    “富贵呀,怪娘没本事,害得你被人家退婚,娘知道你心里难过,娘这心里啊,更是过意不去。”老太婆一脸内疚与自责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娘,等我以后考取了功名,一定给你买个大房子,到时候把你接过去享福,我以后一定能有出息的!”男子擦了一把眼角的泪,笑着安慰老太婆。

    “富贵哥哥在家吗?”就在此时,门外传来一道脆生生的女声。

    名叫富贵的男子安慰了一下母亲,便匆忙出了门。

    茅草屋外,女子有些娇羞的低头,“富贵哥哥,我是背着我爹娘偷偷跑出来的,退亲是我娘的意思,她嫌你家境不好,不是我的意思,现在我爹要把我许配给城外李公子,我根本就不喜欢他,要不,要不,我们私奔吧。”

    富贵闻言,愣了一下,随即看了一眼茅草屋,拉着女子的手道,“凌儿,你也知道,我还有我的母亲需要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带上大娘,我们一起浪迹天涯呗,我就不信,天下之大,还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。”凌儿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娘一把年纪,已经经不起折腾了……”男子低头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不管。”凌儿转身就走,徒留一脸为难之色的王富贵。

    躲在门后偷听的瞎眼母亲,神色自责极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王富贵照常出门砍柴,回来的时候,只见自己的母亲已然吊死在房梁上。

    “娘,我的娘啊……”王富贵跪在地上,哭的稀里哗啦,根本没有一点儿身为东澜大帝的模样。

    后来,王富贵与凌儿相约殉情,王富贵没死成,凌儿却成了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王富贵遇到了一个和凌儿有几分相似的女子蔡晓,与其喜结连理,婚礼的那一天,风起云涌,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,下了好大一场雨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那是一个女鬼感天动地的伤心泪。

    这就是东澜大帝人间历练的感人一世,而凌儿,就是之前缠着东澜大帝那个修炼魔功的女鬼,按理来说,鬼魂是不可能对神身造成什么影响的,但凌儿显然有些不一样,不然也不会令医仙都对此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这炼妖壶的神奇之处就在于,挖掘人内心的恐惧,人们越是不愿意回忆起来的事情,就越是会发生,越是想不到的事情就越离奇。

    君临,萧云起,东澜大帝,都像是在炼妖壶里经历了一些可怕的往事,虽然听起来很恐怖,但只要克服这些恐惧,就会柳暗花明,甚至对于道法的领悟会更加上升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炼妖壶外面。

    碧落妖君脸上写满了惊恐,没想到这只普通的猫妖居然这么厉害,还会反制炼妖壶。

    “你,你到底是谁?”碧落妖君咽了咽口水,强自镇定。

    “我吗?”猫妖提着炼妖壶仔细观赏把玩,“我混妖界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,你可以叫我三界。”

    三界,一个叫出来能够让如今六界都沸腾的名字,曾经的妖王,曾经的最高统治者,曾经的食物链顶端,曾经的无上荣耀……

    “三界?”这个名字碧落妖君太熟悉了,若是其他界的人不熟悉这个名字还可以理解,可身为一只妖,他怎么可能不熟悉三界的名字。

    曾经是一个君临天下的统治者,她统御的时代,的确只有三界,一个霸气至极的名字,在妖族历史上,绝对是最闪耀的。

    曾经的王者,如今出现在眼前,怎么能让碧落妖君不震惊,不过很快,他就恢复理智了,或许只是重名而已,又或许,只是这只猫在虚张声势,现在谁不知道三界妖王早已经坠入凡尘,坠入六道轮回了,说不定早就泯然众人矣。

    “你少虚张声势,你到底是用什么方式控制了炼妖壶,还不,老实交代?”碧落妖君说这话的时候,显然是有些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“我创造这个壶的时候,不过是为了喝酒方便,根本没想过炼化同族,取名炼妖壶也不过是为了好听罢了。”三界用舌头舔了一下炼妖壶的壶嘴,懒洋洋的说道。
未完待续,继续阅读下载:悠空网APP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神仙也有孽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神仙也有孽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神仙也有孽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